您好,欢迎光临 绍兴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绍兴网

 

 

搜索本版
绍兴网 绍兴论坛 绍兴信息网 深刻揭露浙江省安吉县检察院原检察长王武良等领导的腐败 ...
查看: 903|回复: 0
go

深刻揭露浙江省安吉县检察院原检察长王武良等领导的腐败行径 [复制链接]

楼主
游客
发表于 2013-3-11 15:41 |倒序浏览 |打印
发生在全国先进检察院内的司法腐败
——深刻揭露浙江省安吉县检察院原检察长王武良等领导的腐败行径

  谨以此文还原检察机关领导违法违纪的一些事实真相。
  ——给当权者一些警醒。
  ——给遭受公权力伤害者一个公道。
  ——给法律和公众一个交代。
  权力的魔鬼若不关进笼子,下一个受害者将可能是你自己。
  ——是为序
  中国美丽乡村——安吉,以其优美的自然风光而闻名于世。作为当地“一府两院中”的重要执法机构——安吉县检察院,曾经以“全国先进检察院”、“全国先进基层检察院”耀眼夺目的牌子赫然位于全国先进检察机关行列。然而,就在这光鲜亮丽称号的背后,却隐藏着许多腐败现象。让我们共同揭开这背后许多或为人知、或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人民检察院从我们国家司法架构体系来说,它的性质属于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不仅对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行使侦查权,还要对**侦查、法院审判等执法活动实行监督。按理,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院的执法活动应当更加严格规范。然而,安吉检察院这些年来,在有关领导的授意、纵容和指使下,违法办案的情况却屡见不鲜,并且一直长期存在。
  一、徇私枉法是安吉县检察院领导司法腐败的最为严重和突出表现。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老百姓最痛恨的就是司法腐败。检察机关最大和最重要的权力就是查办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的侦查权。这种权力一旦沦为检察院某些领导谋取政治、经济利益的工具,法律就会成为一纸空文,并且会严重损害检察机关的威信。王武良等领导为了一己私利而所呈现的徇私枉法违法犯罪行为是极其严重的:具体表现为选择性执法,有关系的案子,数额再大、群众反响再强烈也可以不办。理由可以很多:什么党委政府领导不同意查啦、考虑到招商引资项目落地啦、线索不成熟有待于进一步经营啦、证据不是十分充分啦、已经打草惊蛇啦等等。没有关系或者是得罪了他们的案子,就是采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甚至办冤假错案等非法手段往“死里整”也要千方百计拿下。有关他们徇私枉法等方面的违法犯罪事实,有关案件当事人、安吉检察院干警多次实名向湖州市检察院和浙江省检察院纪检监察部门反映,但浙江省检察院只转不查,而湖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黄生林、纪检组长滕凌云等,以种种理由包庇纵容。违法犯罪行为不但得不到处理,反而让这些腐败分子升官发财,举报人受到打击报复。国家和人民的检察院无法让正义和正气得到伸张,法律成为了这些人玩弄于股掌间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二、滥用职权是安吉县检察院领导急功近利思想导致的必然结果。
  急功近利式执法,即“功利性执法”,一直是安吉县检察院领导一以贯之的积习,由此必然带来检察权的滥用。具体表现为以下方面:
  1、办案、罚没款每年下考核指标。
  为了获取“政治”和“经济”双重利益,王武良等领导每年给各业务部门办案下指标,如反贪每年11-13件,完成任务了,有些案件就束之高阁、放着不办了;完不成任务的,就不惜采用刑讯逼供、伪造证据等违法手段凑案子。另外,还给反贪局、反渎局、举报中心等相关业务部门罚没款下指标,每年三五十万任务不等,最高达120万,造成一些根本没有罚没依据的钱也给罚没。根据罚没款完成情况,给予科室奖励,每位领导自然也都能从这些返回中分得相应好处。由于利益驱使造成的功利性执法,不仅违背了公正执法的原则、损害了司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也严重侵犯了相关单位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2、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相羁押是常态。
  为了争取时间突破口供,经常采取不给法律手续就实行限制人身自由、变相羁押进行审讯,这是严重违背法律规定、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
  3、刑讯逼供是惯用的手段。
————————————————————   刑讯逼供的方法有许多种,最常见的就是长时间不让当事人睡觉、连续审讯,如果是在看守所,则白天让你干活、晚上再提审你,让你始终没觉睡,其次是罚蹲、罚跪、甚至殴打等等。王武良手上办的最典型的刑讯逼供案件就是原安吉县人民医院书记兼副院长许建忠案件。由于许建忠在安吉县检察院办理两天一夜拿不下口供,于是转战湖州检察院反贪局办理。时任湖州市检察院反贪局长的王武良授意、指使、纵容有关办案人员对许建忠实施了极其残忍的长时间不让其睡觉、连续审讯、罚蹲、罚跪等非法审讯手段。另外,王武良还对原湖州市旅游局长赵建伟等案件当事人也实施了类似的残酷的刑讯逼供手段。
  4、“伪造证据”是安吉检察院领导的又一卑劣行径。
  原安吉县人民医院书记兼副院长许建忠除遭受刑讯逼供外,该案还出现严重伪造证据情况。安吉吧上《还事实于真相--------有感于许建中重审庭审》一文中反映的“几天几夜八十多小时连续轮翻审讯的无眠状态:下跪、骑马蹲裆式、耍小人技量威慑等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与“2006年6月9日形成第一份笔录,但后面的举证过程却变成了6月8日。6月9日许建忠人已在湖州检察院,但他们做笔录的地点却在安吉,连这种时间、地点上都要造假还有什么事他们造不出来了。”都是事实。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同步录音录像;(2)伪造的笔录;(3)许建忠的控告申诉;(4)湖州安吉检察院有关办案人员的证言等证据均可以证实。
  任何个人在公权力面前都是弱者。检察院领导凭借其掌控的检察特权,伪造对其有利的证据,隐匿对其不利的证据,而知情干警怕受打击报复也不敢站出来说公正话。强权之下,许建忠等案件当事人遭受的非法侵害,你想告?能轻易告赢吗?难怪原河南省平舆县法院院长刘德山在蒙冤入狱,遭受当地检察机关人员刑讯逼供后,发出“30年坐堂审案,不如19个月震撼教育?”的感叹。
  5、狱侦狱控背后的猫腻。
  狱侦狱控是侦查部门对于羁押于监管场所人员常用的一种侦查手段。然而,这一措施在安吉检察院办理的案件中却出现了极其异常的情况:一、办案对象进入看守所没地方睡、也不让他睡;二、相关案件当事人在监管场所遭受非人待遇和残酷折磨。例如:安吉检察院办理的嘉兴桐乡籍包工头沈小强涉嫌行贿案中,异地羁押于外地某看守所,在对其狱侦狱控过程中,沈小强遭受了残酷的摧残和折磨,包括尖针刺入十指指甲、线绳在皮肉中穿拉等令人发指的手段。沈小强哭诉无门,检察院领导脱不了干系啊!搜索互联网,你可以查到王武良等著的《狱侦狱控之技能》一文,有其对所谓的狱侦狱控作详细注释和精辟论述,上述情况的出现也应该是其在安吉检察院办理的案件“充分运用”和“具体实践“。其他许多案件也有类似情况。。。。。。
  三、大肆公款吃喝,向上跑请送,为自己升官发财架桥铺路。
  据安吉检察院办公室负责人透露该院每年要向湖州市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副处级以上领导大面积范围请客送礼,每年数额巨大,至少数十万元,为自己升官发财架桥铺路。安吉检察院办公室负责人在本院科室长参加的院务会上通报院内资金紧张向大家解释时说,单位每年要向湖州市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副处长级别以上领导送礼,该作法从原检察长沈亮开始就延续下来。送什么礼?金额多少?到底有哪些人收了?总共加起来有多少数字?有待于审计部门进行审计并予以通报。湖州市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副处长级别以上领导估计有百余人,十余年下来,总数应该不小。该行为是否涉嫌单位行贿、受贿或贪污犯罪,还是属于违纪行为,有待于调查确认。
  据了解,湖州市检察院新大楼落成之时,时任安吉检察院检察长的王武良,为了铺平自己的仕途,慷安吉人民血汗钱之慨,向湖州市检察院大肆行送财物。据说,湖州下辖其他县、区院也有类似情况。且存在账目不明的情况,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有关部门应予以查清,对党和人民有个交代。
————————————————————   安吉检察院在创建全国先进检察院、省级先进检察院中,向上跑请吃喝送,耗费大量国家和人民的钱财。请有关部门对该院近十余年来的经费开支情况进行详细审计,列明开支清单,向广大安吉人民和检察干警做一个通报解释说明。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经常查别人的帐,自己的帐是否也应该让人家来查查,看看能否经受得住调查和监督。大家翘首企盼。。。
  一方面压缩克扣干警办公经费和福利;另一方面大量跑送,对不起党和人民,也对不起广大干警。有关部门应该有个调查结论,对安吉人民和全体检察院干警有个交代。
  四、大肆接受下属、发案单位的财物和吃请。
  王武良等领导贪财,安吉检察院的干警也都是心知肚明的。当然,要他全部承认,那是不可能的,但他要全部抵赖掉,那也是不可能的。比如说:死了个爹就捞了N万,这是众所周知的,因为检察院的干警多去送钱了,冲着什么,就冲着王武良手中的权力嘛!他爹的死也算死得适时、值得,儿子一当上安吉检察长就死,有警车开道送行,体面且风光无限,儿子“名利双收”!本人也可以含笑九泉了。王武良现已升职到市里,照此,如果再死什么人的话,还会捞取更多的好处,所以说,中国的字典为什么把“升官”和“发财”连在一起。
  有关领导一边办发案单位案子,一边接受人家吃请和财物。如:在查办良朋镇政府有关领导和人员案件中,收受该单位的包、米和西瓜等等(有图、有真相证明)。类似情况还有许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五、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力为自己亲朋好友谋取利益。
  关于王武良在安吉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力为亲朋好友谋取私利的情况,检察院干警也多知道。其弟弟打着王武良的旗号在安吉长期承包经营有关业务。检察院反腐基地装修布置也未经公开竞标其湖州“女同学”承包,一些重大物资采购也由其亲朋好友来做。等等。。。
  六、弄虚作假,浮夸风盛行。
  安吉检察院领导为了捞取升官发财的政治资本,一方面大肆向上级部门送财物;另一方面耗费大量资金,弄虚作假,伪造事迹材料,拉选票,骗取各类政治荣誉和奖励。把腐败分子黄益春鼓吹包装成“全市优秀检察官”、“县十佳公仆”(详见安吉检察干警公开举报撰写的《十佳公仆现形记》)。还谎报一些业务成绩、编造台账数据资料,形成了一股极不正常的浮夸风,败坏了检察机关应有的正气和形象。
  七、利用公权力谋取私利。
  有关领导利用职权享受特权,长期公车私用,多吃多占多拿多用公款公物。王武良等领导以学习、考察为名,周游欧美列国,每位开支数额巨大,相当于普通老百姓数年的收入,这些都是安吉老白姓的血汗钱啊!
  这些年来,安吉检察院领导的行为造成了整个单位恶劣的跑请送风气,只要能跑请送、拍领导马屁就能提拔重用,反之,则予以排挤,被边缘化。因此,造成许多年轻干警对信仰和前途失去信心、人心涣散、人才大量外流。综上,有关领导的为所欲为、徇私枉法、滥用职权、刑讯逼供、弄虚作假、欺下瞒上等严重渎职违法犯罪行为和腐败卑劣行径,对检察院所造成影响和伤害是巨大的,也是长远的。整个检察院搞得“风不清气不正”,广大检察干警敢怒不敢言。国家检察权成为了这些人玩弄权术、谋取个人私利、打击报复干警的工具。然而,他们不仅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反而污蔑和嫁祸于一些反映他们腐败问题的干警,更暴露了他们色厉内茬的心态!
  王武良等有关领导亵渎法律,却假借以单位名义,凭恃公权力来压制、打击敢于发声并与之腐败行为对抗的人。了解黑幕、掌握大量证据的广大干警揭露他们的黑暗行径都要承受严重威胁、恐吓和报复等巨大压力。不难想象,像许建忠等案件当事人要想**何等之难。在中国当下“官官相护”之风盛行的情况下,要将这些掌控政法特权的贪腐分子绳之以法、绳之以纪,是何其之难。许多有正义感的干警和人士不得不发出疑惑和感叹:试问“中国法治的春天在哪里?”但人们终究坚信,正义必将会战胜强权、战胜邪恶、战胜腐败。人民必将会把这些至今仍披着检察长外衣的贪官污吏揪出来,押上人民的公审台。
  藏匿于检察机关的贪官污吏们,是该接受人民公审的时候了!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博聚网